你好,忧愁

如果不阅读和写作,我就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好慢。但是,我也不知道我所做的这一切有什么意义。活着毫无意义,尽管我非常想活着。

我每天阅读、思考,偶尔与人谈论,只是因为如果停下来,我就会陷入无尽的人事烦恼之中。阅读和写作只是为了掩盖绝望。我每天努力做的,与一个拾荒者枯坐而百无聊赖时去路灯下的垃圾桶中翻找没有什么区别。

我与人交谈只是为了扮演我在特定场合的角色。我谈论自己的工作不是认为自己的工作有何价值。它们一文不值。

我说话或微笑,并不表示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在世界中发声。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这样说着,这样做着;我的时间既非常多,也非常少,既非常快、也非常慢。

我评论事物,并不表示我觉得我关心它们,也不表示我有些许资格谈论它们。我简直不关心世界,我只关心自己。世界决不需要我,我也没资格关心世界。

除了死亡,我看不到前方有什么有意义的东西。顺便说一下,我觉得抑郁的人是这样一些人,他们对世界“意义赋予不能”。心理学家是拯救不了抑郁者的,他们不懂哲学,只有哲学才有希望拯救抑郁者。虽然我没试过,但我就是这样断言的。不过,我决不承认自己是抑郁者,你一定听好了;就算是,我也属于哲学上的“意义赋予不能”的绝症患者。

我简直不想让什么人想到我,哪怕是一瞬间。也许那一两个朋友除外,父母除外。我承认,我是个狼心狗肺之人,他们真是看错人了。

我多么怕死,多么希望就这样阅读和思考下去。现在这样我已经满足了。但然后呢?然后我就觉得活不出什么意义?我对得起造物主吗?

我觉得我得小心点,不要意气用事,说自己不爱生命,小心被造物主听到,遂了我的心愿。即使是在心里也不能这样想,因为这也逃不过祂的法眼。狠斗死字一闪念!

我的表情已经不能再僵硬。微笑,保持微笑!虽说我更多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笑的最多,那时我觉得最自在。

2019/9/7
江湾

@2019-09-07 00:52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