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时候

前几日一栋问我是否有意向为一个他朋友开的微信公众号投稿,还能有点稿酬。我当即很感激。不过也有些为难,以我现在的水平能写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呢?难不成是我之前写的那些?这如果是被他看到了,一定要被笑话。

我翻了这个微信公众号的文章,一栋绝对是原创担当,俨然成了专栏作者了。翻了翻他写的这些小品文,居然一两天就来一篇,好家伙,将来娃的奶粉钱是快挣够了。这些小品文的风格是我熟悉的,总的来说,虽然是些小文章,但见功力。我知道他有个观点,认为能把深奥复杂的理论以日常语言写出来,是很考验理论功力的,既是一种锻炼,也是一种检验。就我自己来说,恐怕是还没有这样的能力,更别说像他这样娴熟。

我厚颜无耻地选了篇以前写的投了稿,晚饭给自己加了杯“冠益乳”哈哈。这些文章有许多是我以前写的了,如今我的想法和兴趣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所以也不是很想发出去,只是想到也就是挣点零花钱何必较真,也就释然了。尽管我的见识粗浅,若不是因为一栋的指导,恐怕连这样的进步也不要想。所以我发那些文章,就有些学生发自己蹩脚的文章心中对老师羞愧不已的感觉。

虽说做这件事大概纯粹是挣点生活费,不像发在这里没人看,既然在那里还是有人看的,我就多少想我写的那些东西是对别人有点用吧。尽管我知道,真搞学问根本不会看我这些东西,不搞学术凑热闹的人也没法理解我的用意,即使对于有些感兴趣但欠缺系统训练的人,别说写两篇文章就指望能帮助他们,就是按着他们的头手把手教学,恐怕是白费功夫。这又让我想起一栋的那些文章,放在豆瓣上至少有几个识货的读者是能看得出来其中的“微言大义”的,放在这里就不好说了,所以也不要怪他偶尔抖个机灵什么的,一句话,什么传播知识,就是挣点小钱。

感觉一栋已经渐渐进入“输出”期,发出的文章越来越多,以前只是零散地看了一些,现在想来也该攒时间好好把我能看到的他的文字仔细地看一遍了。今日我博士同学估计是看了我昨晚转的他那篇的文章了吧,微信问我一栋是谁,多大年纪,说“这个人厉害”,我可真是羡慕。他还说这人和我一样厉害,我忙说差的很远,别人还以为我谦虚。

想来我最近的学习状态不是很好。时常在躺下时感到自责。一栋上次向我建议社会学教材我也没时间去看,就是他的那本译著我至今还未好好翻过。坦白说,有时候我感觉一栋也成了我的背景意识,只要想到自己的学习,就难免想到他。我的背景意识里已经没有了女人。

2019/08/18
北仑

@2019-08-18 23:47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